中国经济时报
按日期:  
按关键词搜索:  

首页 >> 本期首页 >> 当前版面 >>


宏观政策应放眼长远 紧密协调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8年09月18日 浏览量:



本报记者王小霞摄



综述

本报记者 王小霞

面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宏观经济形势,宽松还是减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如何协调配合?在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宽松还是减税:宏观政策协调”分组会上,多位经济学家表示,当下减税相比货币政策更有空间,改革应走出宏观政策选择的逻辑陷阱,放眼长远,宏观政策与结构改革政策要更加紧密协调。

减税仍有空间

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表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国内和国际环境比较显著的不确定性和下行风险,企业都期盼政府出台一些刺激政策,尽管政府已经出台了一些刺激措施,但未来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以及减税等方面哪个更有空间?他更倾向于减税。

因为从国际经验来看,减税是当下应当重点优先考虑的政策,也是为未来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打基础。

“从财政角度看,全球都是在减税过程中,我国也应该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但是宽松到底是政府花钱,还是用减税方式让企业去花钱,取决于效率和速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陈昌盛认为,从目前我国动态变化特征来看,现在政府花钱效率很难说比企业高。另外,美国减税以后,法国和英国也在开始减税,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国仍有减税空间。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强调,降税费已是当务之急。在她看来,中国的税费主要高在社保缴费上。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企业综合税率排名12/189,其中社保税负排名2/189。对企业来说是负担,对老百姓来说拿到手的可支配收入减少了。

京东金融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以减税来帮助资金更好流入居民和企业,能够更加直接地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强企业的再投资能力,促进消费和有效投资的增长。更进一步,税改作为财税改革的重要一环,是长效机制,而非短期政策刺激,更有助于为中国经济释放改革红利。

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庆从财富效应这一角度考虑“宽松还是减税”。王庆认为,如果说宽松就是指货币宽松的话,货币宽松已经在做了,只不过效果有限。而财政政策如果从提振财富效应,提振投资者信心来讲,毫无疑问减税的效果要更明显、更持久。

稳就业即稳增长

宽松还是减税?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宏观政策涉及到一系列问题,应当是一个复杂的方程组,而非二选一。因此,在思考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时候,必须要有整体性的政策思维。

当前宏观政策,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是否都要围绕稳增长来做文章?刘尚希认为,如果在就业和增长之间必须作出选择,那么,摆在首位的应当是就业。“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即使稳了增长,但未必能稳就业。但如果稳了就业,那增长是肯定的。”

刘尚希称,稳就业要超出传统经济学所说的数量概念,要把单一的数量变成状态,把就业变为就业状态,这些状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就业的岗位,二是就业的稳定性,三是就业的平等性。

中国当前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就业岗位的问题,还涉及到就业的稳定性、平等性。刘尚希说,货币政策更多应该在就业充分性上发挥作用,而财政政策更多可以在就业的稳定性、平等性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比如促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农民工市民化,实现同城待遇,可以实现就业稳定性和平等性。

“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应当围绕就业的三个维度来做文章,这样就能改善就业状态,从而实现增长,带动转型升级,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刘尚希说。

宏观政策应加强协调

胡祖六说,中国目前还在转型过渡时期,市场机制还不是非常充分、完善,不能进行简单刺激而忽略了配套结构改革的政策,宏观政策与结构改革政策要更加紧密协调。

陈昌盛表示,从方向上看,目前中国GDP保持6.7%左右的增速,从数据上看并没有严重低于潜在增长速度,货币政策还没有到需要宽松的程度。另外,从今年前8个月的数据来看,就业、利润都表现不错,也不支持调整政策。同时,在金融危机之后,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都经历了一场市场主导的去杠杆过程,但中国没有,中国反而是在快速加杠杆,如今问题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所坚持的稳健中性的方向并没有问题,关键是协调的问题。

政策要有协调。陈昌盛说,“中国目前政策有五道‘金牌’:去杠杆、严监管、控债务、控房价、强环保。”每一项都是一个金牌,但经济学上有个名词叫“合成谬误”,每个部门都认为自己是对的,但这五个力量加到一起什么样?所以需要协调。他指出,一些地方的债务问题得到前所未有的控制,环保也有很大的改善,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愿意看到的情况,需要进一步协调。再者,很多领域,包括处置存量债务时,发现很多重复征收的问题,说明仍有改善的空间。

政策要设计好过渡期。陈昌盛说,很多时候政府想做正确的事,但要选择好时机,把握好节奏。比如社保费用交由财税征管,本来是对的,但原来不合规的企业就面临很大问题。“所以要设置一定的过渡期和财税配合,才能达到想要的结果。”

宏观政策要留有空间。陈昌盛指出,现在对中美贸易的讨论很多,很多观点认为短期影响不明显,对中国经济冲击不大,但明年呢?下一步会对就业和供应链产生什么样的冲击?这些都需要评估。

“美国经济现在高歌猛进,但明年呢?别忘了1998年,当亚洲出现危机时,美国经济也是一枝独秀,和现在很像。当时(新兴市场国家)有汇率危机,现在的情形,也是美国在紧缩,(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在波动,下一步就是债市了,那么会怎么样?”陈昌盛说,明年的政策波动,包括对美国自身的变化都要留有余地。



A02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备案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