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时报
按日期:  
按关键词搜索:  

首页 >> 本期首页 >> 当前版面 >>


国企混改探索渐入深水区 

从混资本到改机制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2020年06月17日 浏览量:




新时代经济体制改革再出发系列深度解读(8)

本报记者 张一鸣

当混改成为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后,如何引入更多活水以激活全局,便成为颇受外界关注的焦点。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对混合所有制企业,探索建立有别于国有独资、全资公司的治理机制和监管制度。对国有资本不再绝对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探索实施更加灵活高效的监管制度。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国企负责人和专家认为,混改从积极稳妥推进步入到深化阶段后,应重点关注治理机制和监管制度的改革,需要从制度和理论上进一步破题,达到提升混改成效,“用好管好国资,搞活国企”的目的。

探索

自2017年混改成为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后,相关改革便进入加速期,多家企业参与试点,相关部委出台了一系列指导文件,为深化混改奠定基础条件。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最近几年,国企在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充分竞争领域的商业类企业、试点企业和重点领域混改上取得积极进展。

“比如通过开展集团层面的股权多元化工作,探索多元股东架构下的治理机制和国资监管的有效模式;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所出资企业,主业处于竞争性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符合条件的‘双百行动’企业,世界一流企业符合条件的子企业实施混改;对石油、电力、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开展混改,至今已经推出三批50家试点企业,并开展第四批试点工作。”周丽莎说。

一些地方在积极探索混改的模式,比如天津市和珠海市的省级层面混改,国有资本已经部分放弃控制权,引发市场关注。未来随着混改的不断扩围,分层分类深入推进,逐渐成为业内共识。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国企负责人和专家都认为,对混改企业要尽力探索出建立起有别于一般国有企业的治理机制和监管制度。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张春晓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深化国企改革中,要分类推进国企混改,要稳妥推进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企的混改,要有效探索主业处于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商业类国企的混改。

君百略咨询CEO张政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对独资、全资、绝对控股、相对控股等不同比例的国有资本持股,宜实行有区别的治理机制和国资监管制度。对于独资和全资公司,宜强调“管资本”为主;对于绝对控股和相对控股的公司,则宜在“管资本”为主基础上,进一步强调按照公司治理规范和程序行使股东权利;对于混合所有制企业,尤其是国有资本不绝对控股的企业,监管制度有必要更加灵活,以强调股东平等和灵活监管为主,以适应企业应对市场竞争而快速决策、灵活决策和市场化决策的需要,比如国有资产交易、国有资产登记、招投标等制度的适用范围和应用方式可能有必要更有弹性,避免绑住企业手脚。

张春晓指出,对国有资本不再绝对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探索实施更加灵活高效的监管制度,应该在符合相关原则和要求的基础上,只要有利于市场化的发展,国有资本保值增值,促进企业发展和行业发展,促进国民经济的发展。监管部门能放给企业的权利全部放给企业,能授权给企业的权利尽可能的授权给企业。全面提升企业的自由度,使企业成为真正的市场竞争的主体,从而实现企业内部外部双向市场化的跟进。

深化

虽然混改已取得积极进展,但在一些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和国企负责人看来,在搞活体制机制,强化创新能力上,国企仍与世界一流企业存在差距,需要深入推进混改,以激发企业活力,提升竞争力。

张政军坦言,目前比较流行的国有资本之间的混合,是单纯股权多元化,在公司治理上的改进有限。特别是在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国资监管和公司治理中,如果国有资本过于强势,可能会出现挤出效应,其他所有制性质的资本不愿或难以进入,混改的推进就会受到抑制。

从“混资本”到“改机制”,如何破解国企混改显效的制约性因素,越发引起基层重视,也成为影响当前深化混改进程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2017年混改被列入到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后,基层对混改本身没有争议,但在推进过程中面临很多问题,需要从制度上和理论上进一步破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央企前任董事长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对国有资本不再绝对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构建更加灵活高效的监管制度,是在制度上的有益探索,还需要将国资监管体制更好地与公司治理结合起来。

《意见》出台后,混改的细节趋于明晰。《意见》提出,对充分竞争领域的国家出资企业和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出资企业,探索将部分国有股权转化为优先股,强化国有资本收益功能。支持符合条件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建立骨干员工持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等中长期激励机制。

张政军认为,“将部分国有股权转化为优先股,强化国有资本收益功能”,对优化国有资本出资企业的股权结构和治理结构有显著意义。一些国有资本通过股权投资基金的方式,参与到混合所有制改革,这类资本通过基金架构,成为没有明显所有制特征的社会资本,对于所投资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有较好的股权结构优化和公司治理促进等作用。

在周丽莎看来,除了优先股和特殊管理股之外,还有一些更为灵活的监管方式。比如参股公司主要以资本为纽带,以公司章程为规范行为,股东主要从事资本经营和产权管理,实现投资主体的多元化和法人治理的公司制改制。还可以主要通过财务监管为主,来了解参股企业的经营管理和财务状况,更多的落实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

她强调,以参股等多种方式与各类所有制企业合资合作,对提高国有资本运行和配置效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需要在参股企业中规范其投资决策、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同时,在股权调整之后,要发挥现代企业治理机制,落实董事会决策权、经理人经营管理权。

张政军指出,混改要取得成功,并不简单,需要商业模式、发展战略、运营团队、公司治理、内部机制、管理创新等多种因素的并存和配称。

“比如,中国联通在混改中推行了合伙人模式,对机构收缩、人员精简和利润提升发挥了重要作用;首旅集团通过将如家酒店在纳斯达克退市继而回归A股,注入旗下上市公司实现进一步混改,除了使首旅酒店的客房数量达到国内领先外,原如家酒店的专业团队也为企业带来了市场化经营活力。混改企业有必要借鉴先行企业推进混改的经验,要打‘组合拳’,在方案制定的科学性上下功夫,注重改革推进的原则,注重商业模式和发展战略的重塑,注重市场化运营团队的引入和激励。”张政军说。



A01要闻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备案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